奇幻工房创始人:一份谷歌内部备忘录引发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7-09-04 12:59

近日,谷歌一名软件工程师因撰写了一份谴责公司多元化招聘计划的内部备忘录,而引发关于性别歧视的广泛讨论,该工程师随后被谷歌解雇。 儿童机器人公司Wonder Workshop(奇幻工房) 创始人兼CEO Vikas Gupta就该事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作为企业家,无论能否改变每一个人的观点,都该从这些观点、辩论中找到自己正确的发展方向。

undefined

Vikas Gupta:

 

上周,谷歌一名软件工程师因为写了一份广受嘲讽的内部备忘录而被解雇了,他批评公司的多元化招聘计划忽视了一个所谓的“事实”,即女性在生理上就和男性不同。

 

这份长达10页的备忘录的作者声称,女性生来就没有男性那么有竞争力,而且这些差异“在人类文化中是普遍存在的”。

 

这份备忘录的破坏性有多大?它可能令一种本基于信念的意识形态永久固化, 即生物性差异思维让男性把女性甩在后面。

 

但是这份备忘录却引起一场艰难而重要的探讨,讨论的是我们的行为背后的体制和动机。更重要的是,身处教育科技领域的我们能做些什么?

 

 

 为什么要讨论这个主题

 

undefined

科技行业的人口统计数据可能会强化这名谷歌前雇员的观点,因为我们的集体经验使我们更容易接受他的理论,同时,Google搜索里也很少发现可以证明该备忘录作者错误的信息。

 

很多人都写过关于印度北部的Khasi部落的文章,例如,他们通过母系而不是父系来追溯祖先的血统。

 

在《The Why Axis》一书中,经济学家Uri Gneezy和John List也对Khasis进行了调查。

 

更重要的是,该书的作者们揭露了产生隐性动机或意想不到的社会结果的原因。比如,书中有一项实验:汽车修理工对坐轮椅的人收取更多的维修费用。不是因为明显的或暗藏的偏见,而是因为他们认为一个行动有限制的人不太可能经常去消费。而当坐轮椅上的顾客表示他对一项服务有频繁需求时,汽车修理工所提供的价格则与提供给其他顾客的完全相同(没有丝毫的照顾)。

 

对于一个有可能影响未来工作场所规范的“教育科技社区”(我们)而言,这是一项切身相关的研究。如果我们在设计环节不把性别因素考虑进去,这一因素就更容易被大众忽视。

 

在坦桑尼亚的Masai部落(这是一个明显的父系社会部落)的一项实验中,Gneezy和List为参与者提供了两种游戏模式:一种是竞争模式,独自把网球扔进一个桶里来赢得一些钱;另一种是合作模式,找伙伴一起玩同样的游戏,来赢得更多的钱。Masai部落有一半男性参与者选择了竞争,只有26%的女性参与者选择前者。同样的运动放在母系社会Khasi部落进行时,有54%的女性选择竞争,但做此选择的男性只占39%。

 

这个实验推翻了谷歌那名被解雇工程师的论点,即“女性天生喜欢合作,而不是竞争”是错误的。书中的实验帮助我们了解了文化对个人竞争倾向的影响,明确了在竞争中产生性别差异的原因,并创造一个机会,帮助我们培育合作和竞争本能的文化。

 

 

 女孩对竞争也充满热情

 

 

undefined

 

去年,来自密歇根的一个名为“Pink Eagles”的团队赢得了我们的全球机器人大赛(该团队所有成员都是女孩儿),而来自德克萨斯州麦卡伦的两位女孩儿Siena Molinaro和 Ena Garza赢得了第三名。总体而言,在来自52个国家的20,000名竞争对手中,女孩占了44%,而在6-8岁年龄组中,这一比例为35%。

 

女孩们对比赛的热情不是偶然的。我们的早期测试显示,女孩倾向于将带轮子的机器人视为男孩的玩具。于是,我们选择把轮子隐藏起来(如放在机器人身体底下)。这似乎是一个很小的审美差异,但却真正吸引了大量的男孩和女孩。

 

 

 教育层面有目的地设计很重要

 

undefined

 

我们设计的机器人有一只眼睛和三条腿,看起来就像地球上的异类。它不是一只昆虫、一只小狗或者真实世界中的任何东西,反而比其他机器人更具吸引力。在我们的机器人技术竞赛中,我们专注于解决一个问题,而不是创建一场战斗式的竞赛,来吸引更多的学生参与。

 

然而,在教育上有目的地设计并不是简单地选一选,如乐高积木的专用粉色设计,或利用作家Peggy Orenstein(专门描述女性的女权作家)所描述的“性别游戏模式”——这是一种专门迎合女性的设计。它假设女孩更喜欢搭建美发沙龙或咖啡馆样子的乐高积木,而不是做一只千年猎鹰。它更注重既能吸引女孩又能吸引男孩的故事、音乐和游戏。

 

这些有目的地设计是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归属感,让他们感觉这些东西是属于自己的,并且这些设计还能获取一些数据,潜移默化地改变孩子某些长期持有的行为。

 

当然,我们无法用乐高的专用粉色、千年猎鹰或Khasis母系部落这几个个例证明女孩和男孩一样具有与生俱来的竞争力。也不能被一份备忘录误导,引发该备忘录创作者被边缘化、被忽视或不公平的辩论。

 

作为设计师和企业家,当我们创造出反映用户希冀,而非仅仅符合规范的产品时,我们才会做得更好。我们的心态应该是,无论我们能否改变每一个人的观点,都该从这些观点、辩论中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

作者:网站编辑